子行切切兮,何以踏浪
 
 

【授权翻译】I see quiet nights poured over ice 【1】

原文地址:戳我

授权截图:


译者注:原文更新至第十一章,未完结。加粗的部分为原文中的斜体。



第一章

 

Summary: 他是个卑鄙的人,但他提供的是真理。我会让你成为冠军,他说。而他知道

——这是勇利不能拒绝的东西。

 

“合影留念?当然可以。”维克托用一种他确保听起来更接近我很乐意的语气说道,因为他正注视着鲜红的面颊和一双出神的大眼睛,他胸腔里有什么东西在跳动,一种无可否认的渴望

他亲切地微笑,尽管心里清楚自己的鼻子也被冻成粉红了。大楼里已经非常冷,但外面的低温更甚——雪片飞卷,纷乱地撞上玻璃窗。这个看起来不比男孩大的男人脸上带着古怪至极的表情——好像他很惊恐,想要大地将他整个吞没——绝不是维克托过去在遇到自己的人身上所见到的。更别说当他提出这种事情的时候。他伸出手臂举到肩膀,头也偏到最佳角度然后微笑,微笑,微笑。他很少拒绝这类请求,但也从不主动。这是他不会授予任何人的荣幸。但现在他破例了,因为不是每天都能遇到一个对手恰巧也是他(数以百万计的,千真万确)粉丝中的一个。

他知道这个男孩儿是谁。在这样的大型比赛前了解每一个对手是他的功课。那是胜生——另一个勇利,早些时候让他的尤里大发脾气的那个。赛场上只能有一个Yuri,他咆哮。维克托被激怒了,但只是居高临下地报以宽容的笑,揉乱他浅色的头发,一点也不在意他随即咬紧牙关,似乎那张可恶的嘴只想狠狠咬一口放在他头上那只优雅的手。胜生勇利,23岁,日本人,优秀的花滑运动员,但一直为紧张所困。在像这样盛大的舞台上,紧张是必要的恶魔。对某些人来说——维克托这样的人,它们是需要在冰面上全情释放的东西。而对其他人来说,比如勇利,它们是最沉重的负担。有点遗憾,因为这张脸如此可爱……

Well,他明明可以走得更远。代言,模特,客串演出。他的脸颊有一点太温软,但那正是维克托觉得可爱的地方。他与自己锋利,狭长的外形特点全然相反:更加平缓的鼻梁,更饱满的双唇,以及深深,深深的发色。他的眼睛年轻迷人,即便正满含羞愧。(因为什么?他的失败吗)维克托发觉自己正以一种并不完全恰当的方式评价对方。

不过这只花了很短一瞬。他的手已经以邀请的姿态伸出,他能看出勇利本能地,想要去握住它——但他没有。他一言不发。而后转身离开,身后拖着他的行李箱。

维克托感受到与这样的举动完全不相称的巨大失望。他的胃沉下去,唇瓣因一声叹息而分开。他看着那个男孩离开,心里明白——尽管他并不知道如何,或者为何——明白这绝不是它们最后一次见到彼此。他会确保这一点。他会让那双眼睛再一次圆睁,瞪大。下一次——

勇利不会拒绝。


— — —

  

他看了那段视频因为每个人都看到了那段视频。

他看了整整四次。

第一次,他差不多什么也没看清,因为他是从经理的手机上看到的,而在他鼻子前握住手机的那只手,在那天的第无数杯咖啡之后毫无稳定性可言。

第二次是在家,就在他的沙发上,一只毛茸茸的大狗狗趴在他腿上。他强迫自己用冷静超然的眼光去审视。他一丝不苟地追随所有动作,双臂每一道优雅的弧度,每一次跳跃,步伐,和旋转,每一个优美的动作。维克托仍然能提出些许的不足与建议,但面对绝大部分的表演他只能吝啬于批评之词。因为他能看到所有倾注于这个节目的时间与汗水,因为他曾经投入了同样多。这是为他赢下自己第五顶王冠的节目。如果他还有什么要说的话,这就是助他赢得上一顶王冠的节目。

(他在胜生勇利的身体里看到了他自己的动作,而他清楚一场胜利是什么的样,当他看到的时候。)

第三次他让自己去感受这段视频。他纵容某种情感从胸腔攀升到喉咙,因为勇利的脸比上一次胖了一点但他仍然那么英俊。他的双眼因为专注而显出严肃,面容被小心、柔软的情绪覆盖。他能从视频里看到自己,但更重要的是他看到了勇利。他看到了这个人真正的天赋,当他对旁人落在身上的千道眼光一无所知时。勇利有魔法。勇利可以走得更远——不只是代言,不只是一张漂亮的脸所能带来的东西。他能够一往无前。只要他有正确的动力,正确的训练,正确的导师——

维克托瞪大眼睛,屏住了呼吸。

(第四次,他在那晚入睡前又看了一遍。因为他一生中从未如此确信过一个决定,而飞往日本的机票已经打印好,躺在他的床头柜上。)

 

— — —

 

四月的雪并未让他感到吃惊,因为他是个俄罗斯人,而圣彼得堡对晚春并不陌生。这里的温泉很精巧,蒸汽不断地翻涌,热水最初给人一种尖锐、近乎疼痛的刺激,但逐渐就化解为肌肉深处的愉悦。他允许自己放松下来,闭上眼睛,清楚这只是个时间问题。他能听到远处传来的碰撞声和模糊的喊叫,克制不住自己的嘴角上扬。尤里会对他生气。他不在意。

他们的第二次会面情况好了一点,在他的精心安排下。他确保了这一次,勇利没法逃开。维克托绽开笑容,夸张地伸手在半空划过,他是如此,如此地满意那双眼睛在对上他的面孔前先掠过了他的身体。这种感情卑劣,可耻,维克托无法为他隐秘不明的动机感到自豪。但他的目标不止一个。他想要自己的舌头,亲密地,了解勇利的口腔内部。他想要发现他的味道,想看到他胖胖的脸颊被喜悦而非困窘点亮时是什么颜色。

他是个卑鄙的人,但他提供的是真理。我会让你成为冠军,他说。而他知道——

这是勇利不能拒绝的东西。



*闲扯:很喜欢这篇里动机不纯的卑鄙的维克托233333小毛下章登场,俄罗斯不良少年的嘴炮功力非常了得。

10 Nov 2016
 
评论(8)
 
热度(463)
  1. 沁绾岚戈归舟 转载了此文字
© 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