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行切切兮,何以踏浪
 
 

【授权翻译】I see quiet nights poured over ice【4】

原文地址:戳我

授权截图见章一

                 章二

                 章三



第四章

 

Summary:他们坐在海滩上,沙粒的寒意和潮气浸透了座下的裤子。就在此刻,维克托意识到他可能比自己预想的陷得更深。

 


“就试着回想一下,比如说被恋人爱着时的感觉。”

哈?

勇利用这样的表情对待他的次数屈指可数——愤怒的,沮丧的。只在他筋疲力尽或者被自己的杂念所扰,因而一瞬间忘记了他在对谁说话时冒头。毫无道理可言地,维克托珍视这些时刻。当他们只是两个普通人,两个谁也不比谁更好的凡人。他得以用旁人看待勇利的方式来看待他,而就在心跳的短短一瞬他看到了怀疑,那张一贯善良的脸上明白地写着“你傻吗?”。维克托性格中阴暗的那一部分为此愉悦地扭动起来。

这事儿的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为了促使它发生他需要表现得像个蠢货。让刀刃寸寸逼近柔软的地方。他很早以前就发现勇利的伤心事之一就是他的感情生活,或者说,没有感情生活。

勇利已经打着结巴慌慌张张地向他道歉,不停挥动双手,面上因为窘迫染上粉红。但维克托还没完。他温柔地笑起来,“哦,对哦。你还没谈过恋爱呢。”

轻柔的嗓音很好地掩盖了他刻意的残忍。勇利的毫无经验当然不会让维克托生气(毕竟他个人对改变这一现实很有兴趣)他见证了这句话对勇利的影响——他看到他仿若泄了气,眼睛透出哀伤,整具身躯都……枯萎了。

这样做不值得。仅仅为了那样转瞬即逝的满足——就像和错误的对象迅速打了下流的一炮。他有点过于咄咄逼人了,于是现在……

他现在感觉很糟糕。实实在在、真心实意的糟糕。因为他是个自私自利的混蛋,因为勇利现在开始躲着他了。他在冰之城堡长谷津等了半个小时,最后怀着复仇的心愿砸开了勇利卧室的门。

但那样的念头在看到勇利的瞬间就消散了,他坐在自己床上,毯子被拉过头顶,像一顶小小的,悲伤的斗篷。他看着站在门口的维克托,表情惊恐得仿佛自己刚刚谋杀了小龙虾。维克托很愤怒——勇利对他不理不睬——但他更生自己的气因为打从一开始就是他的错。他想成为勇利可以信赖的人,但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如果他还是继续调戏他,继续嘲笑他的纯洁好像那是什么需要感到羞耻的事。但那不是也永远不会是。然而维克托没有把握在避开这个敏感话题的前提下告诉他这点。

“我们去海边吧。”

这个提议来得莫名其妙——也可能不是,他只知道他在走回旅馆的路上听见了海鸥的鸣叫。虽然并没有让他想念家乡,但却是某种他想要勇利和他一起分享的东西。他的大海,他的沙滩,他的海鸥。全都是养育了他的家乡的一部分。尽管距离自己的到来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维克托仍然没有忘记他的第一个请求——

我想了解你的一切。

 

 — — —

 

 (正是在海边的时候,维克托意识到他可能比自己原本预想的要陷得更深。)

这天是个阴天,但仍有几缕阳光勇敢地挣脱云层的包围。一条孤单的渔船轧轧地穿过灰色的水面,空气中都是盐和鱼的味道。头顶的鸟群很吵闹,但让人怀恋。它们是黑尾鸥,勇利告诉他。平静地。海风很冷,天空也是阴郁的灰色,但他现在已经习惯了。

他们坐在一起,靠得很近,但不再到可能让维克托把他伤得更深的程度。相反,小龙虾坐在他们之间,建立了缓冲区。她如同一个明亮温暖的热源紧紧靠着维克托。他张开手掌覆上她身体另一边——感知她的心跳,从她的呼吸中寻求安慰。他在她卷曲的毛发中缠绕自己的手指,试图不让自己为勇利敷衍的回答烦恼。

起初,维克托只是一直说。他谈他自己,因为他擅长这个,绝不可能再搞砸。都是些毫无意义的空谈——没有任何实质内容,只有无用的回忆和泛滥的愁绪。但他知道勇利在听,虽然他直直地看着前方,眼神疲惫,嘴巴藏在膝盖后面。他凝视着港口的水面,还有远处创造出这处避风港的海岬。他安静地倾听着,哪怕他受伤了。哪怕这个恶毒的男人伤害了他,他仍然关心着维克托要说的话。

(勇利在他身旁时,负罪感变得更加强烈。因为到底是怎样的怪兽才舍得弄皱哪怕只是一根,这个美丽的男孩的羽毛。)

勇利最终开口的时候,维克托仔细地听着。他用眼界的余光看他。勇利说话的时候一直把嘴抵着曲起的双膝,话语含混而柔和。故事发生在一个遥远的国度,包括一位少女,一个拥抱和对一次对安慰的拒绝。一开始维克托有些抓不住重点。他做不到敞开心扉去倾听,因为这个故事里有些什么错误地激怒了他。是在他内心滋生的情绪——某种丑陋,冰冷,苦涩的东西,让他体会到一种难以言喻的可怕。小龙虾感受到了这种变化,她转而把她的下巴搁在维克托折起的膝盖上。

“我不希望她认为我无法安定下来。”

突然间几件事同时击中了维克托。第一件是他终于明白了勇利想要告诉他的是什么——那就是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任何,比他自己的弱点更让他恐惧。

第二件是他喉咙深处酸涩的嫉妒,是维克托比他自己预计的更像一个骗子。他说要帮助勇利取得成功的承诺——那是真的。但让他们走到此时此刻的他内心的企图不是。因为这和成为勇利的教练无关,和赢得他的贞操也无关。和这些都无关,尽管他明白得太晚。

(他们坐在海滩上,沙粒的寒意和潮气浸透了座下的裤子。就在此刻,维克托意识到他可能比自己预想的陷得更深。)

我希望我对你的意义不止如此。

他呼出一口气,带走了胸中的些许寒意。维克托正在老去,尽管还不需要忧心忡忡地买上一顶假发,但他的职业生涯悬于一线已经是无可辩驳的事实。每一刻他都感到无形的鱼尾纹正爬上他的眼角交织成网;他感到健康的关节逐渐变得僵硬,青春的光彩正离开他的皮肤。每一刻都有更年轻的人试图取代他的位置。

我希望我不止是你崇拜的人。我想激励你。我想成为给你勇气的人。

他惊诧于这一切发生得如此迅速。这是一场旋风;他能准确找出的起点只是一次偶遇。一个有着红脸颊和狗狗眼的英俊的年轻人,拒绝了一个提议,拒绝了一个他绝不可能对其说“不”的人。

那原本只是一点微弱的兴趣火花。维克托紧紧握住它,点燃它,培育它,日复一日。一路上他完全忘记了它的存在。而当他再次注视时它已经不受控制,在他体内燎起大火。心脏在燃烧,肺变得焦黑,每一口呼吸都被烟雾填满,灵魂也宣誓离去(不再属于他自己)。

但他一句也没有提,没有倾吐他的心声,而是看着海面,强迫一切都平静下来。

“你希望我对你来说是什么?” 

因为无论勇利想要的是什么,他都会做到。因为即便爱他的人从不那样认为却还是担心自己太弱小不够好的勇利让他心碎。因为他不只是一个处男,不只是一个学生,不只是来自太平洋上一个岛国的害羞的男孩。在维克托眼中他是值得世间一切人与物的美丽的人——

我会为了你成为任何人。任何。

你,胜生勇利,给了我目标。

“那就是我表达爱的方式。”



*闲扯:这章翻得特别不顺但是浪费了半个下午也没改出什么好来(瘫 下章其实还是EP4相关,不过因为基调不同所以作者太太分了两章。被戳了发旋开始怀疑自己魅力的维克托能让我笑上一整天2333



14 Nov 2016
 
评论(9)
 
热度(251)
© 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