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行切切兮,何以踏浪
 
 

【授权翻译】Dear Mama【2】

长文章go die吧!*之间的内容为原文中的斜体。

前文链接:1


第二章


亲爱的妈妈,

炸猪排盖饭完全是神的食物!胜生一家显然非常乐意让我留下来。他们经营着一家温泉旅馆,胜生妈妈做的炸猪排盖饭是最神圣的美味。我要试试能不能说服她分享她的秘方,这样我回家的时候就可以做给你吃了。现在我明白勇利为什么很难保持体重了。他确实比绝大多数花滑运动员都胖了不少,但我可不会容许我罩的人仅仅因为无法控制体重就在比赛中败北。所以从明天起我俩就要开始晨跑,直到他的体重恢复到大奖赛决赛之前的水平。

既然我们谈到了勇利,事实已经证明勾引他是我意料之外的无用功。一旦我靠近他,他的脸就会飞快地红到警戒值(但实际上那可爱得惊人),然后就真的从我身边逃开了。作为一个曾经和克里斯一起在晚宴中途大跳钢管舞的人,他却表现得对调情完全无所适从。也许你是对的,妈妈。也许引诱他真的不是个好主意。不过,我可是个非常顽固的人(正如你好心地指出的那样),而这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让我觉得最有趣、也是最让我跃跃欲试的事了,所以我想我还是会再坚持下去,看看我到底能不能征服他。毕竟,一个优秀的教练应该深入了解他的学生,对吗?

现在想一想,妈妈,这不就是为什么雅科夫绝对是最坏的教练吗?因为他永远只会告诉你别干什么,却从来不给出原因。如果雅科夫能理解尤拉为什么要做四周跳,哪怕他知道那样对身体不好,尤拉也不会是现在这样一个愤怒的小男孩了。说到尤拉,我走之后你会照看他的,对吧?没人提醒的话他有时会忘掉吃饭的,你知道。

爱你的,

维克托

又及,马卡钦很喜欢日本,太好了。她也喜欢晚上抛下我和勇利一起睡觉,这点就不那么好了。我还没习惯一个人入睡。但除此之外我也非常享受在日本的生活。当教练实际上也一样愉快。勇利身上有些特别的东西,我希望能帮助他展现出来。你看过他滑我的自由滑了吗?他在大奖赛上(或者在之后的宴会上)要是表现得有那一半好,都该能拿到一块奖牌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这样的潜力被浪费,尤其是他现在已经23岁了。

 

_ _ _

 

亲爱的维恰,

仔细思考你的来信之后,我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我养育了全俄罗斯最可笑的孩子。这是你父亲的错,绝大部分。维恰,如果你已经知道勾引勇利是个坏主意,那你还有什么理由坚持要让这个可怜的男孩儿浑身不适呢。我发誓,在你头中的某处必然还有个脑子,因为我的孩子不可能*那么*愚蠢,但有些时日即使是我也很难说服自己相信它的存在。维恰,维恰,维恰,如果你是认真地想要做这个男孩的教练(我碰巧认为你是,因为没有人,即使是你,会一时兴起就定了飞往日本的单程票),请表现得更专业一点。等待他向你伸出手。试着去了解他,但别只是无所顾忌地侵入他的私人空间,你时常那么干。我知道去年他请求你做他的教练,但那时他*喝醉了*,维恰。给他一点时间去适应这个新的现实,以及,看在你父亲的、据说很隐秘的伏特加藏匿点的份儿上,如果清醒的胜生决定他并不*真的*希望由你来教导他,请懂得退步。至少这一次,让他主导,好吗?我知道拒绝很伤人,但如果你希望这样的安排有任何一丝可能延续整个赛季,你就必须改变你那套“我—是—耀眼的—王子”做派。反正你也不可能永远保持那样。

至于尤拉奇卡,他其实也不在俄罗斯。事实上,他正奔着你去了。建议你为此做好准备,心生惧意。还有别告诉雅科夫他的票是我订的。你是不是明明答应了这个男孩要给他的成年组首战编舞,却在第一眼看到一个可爱的日本男人滑了你的自由滑(甚至可以说比你本人更好)之后就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在经过这毫无进步的27年之后,还在期待你的记忆力和对他人的责任感能有所改善。解决好这事儿,维恰,在你许下更多无法实现的承诺之前。我还从尤拉奇卡那儿听说你在大奖赛决赛的时候甚至没有认出胜生是你的对手,所以至少在他答应接受你,我深爱的、但真的需要对身边一切更加上心的无知的儿子作为他的教练之前,你在他和尤拉奇卡之间的这次选择对他而言是很无礼的。

这封信可能看上去非常严厉,维坚卡,但是我怀着爱写就的。我很担心你。你近来的行为太轻率了。你在那边的时候可以去温泉泡泡澡,也许能帮助你集中思绪。

爱你的,

妈妈

又及,谢谢马卡钦的照片。偶尔也寄些你自己的。你的祖父不喜欢只能在社交媒体上欣赏你英俊的脸庞,因为他是个不愿意拥抱改变的坏脾气老头。好吧,虽然我这样说,但我们现在正在互寄老式平信。也许我也变成了一个不愿意拥抱改变的坏脾气老太太。



31 Jan 2017
 
评论(11)
 
热度(245)
© 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