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行切切兮,何以踏浪
 
 

【授权翻译】Dear Mama【3】

前文链接:1  2

第三章

亲爱的妈妈

我很自私吗?我原本以为把我自己的编舞交给别人是件很容易的事,但事实并不是那样。上个赛季结束以来我一直在创作两套短节目,今天我向勇利和尤拉展示了它们。身为一个教练和编舞师,我应该乐于献出它们,欣赏我的编舞变为现实,由我的运动员表演出来。但我满脑子都是他们两人夺走了本应属于我的东西。我创作了这些短节目,我想表演它们,然而现在我只能站在一旁,教导他们如何取代我。即使技术上讲这两个节目都是受到勇利在GPF后那场醉舞的启发而诞生,但不知为什么我甚至仍然很抗拒让他来滑其中任何一个。

妈妈,我很自私,不是吗?我已经有过这样辉煌的运动生涯。现在我27岁。是时候让其他人接替我了。当我更年轻的时候,我喜欢竞争。我愿意激励他人。我乐于迎接威胁。什么时候我变成了这样?变得这么狭隘了?

再过一周,勇利和尤拉就要用我交给他们的短节目和彼此对决,争夺成为我学生的机会。我想到时会有本地的电视台直播,但不太确定俄罗斯能不能看到。我会想办法弄到录像,让你看看他们的表现。我其实愿意同时做他们两个人的教练,但尤拉想回俄罗斯,而我可能没办法把勇利拖离这些美妙的温泉。我内心有一部分其实期待勇利可以取胜,因为这样我就可以继续每天享受它们了。

尤拉还是那个小屁孩儿,你知道吗?我没有告诉他们需要思考什么,试图让勇利和尤拉自行与他们短节目的主题建立联系。但尤拉用力过猛了。我给他的主题是agape,无私的爱。我很惊讶他第一个想到的竟然不是他的祖父。事实上,他那愤怒的、暴躁的小脑袋什么也没想到。他太在意节目的技术因素了。勇利,与他相反,不知为何得出了一个让人完全意想不到的结论,他说*炸猪排盖饭*能最完美地诠释他的*eros*。妈妈,如果我的学生们对我逼迫自己交给他们的节目只能理解到这个份儿上,我要怀疑自己到底适不适合做教练了。

爱你的,

维克托

又及,我不再积极勾引勇利了。你不必为此担心了。我比不过食物,特别是他妈妈做的那样美味的炸猪排盖饭。

又又及,随信附有一些我的照片,和勇利还有尤拉一起照的。不幸的是,我被禁止在温泉里拍照。请告诉爷爷[1],如果他保证不再为了“运动技能练习”朝我脸上扔飞镖的话,他可以得到更多。

又又又及,你介意帮忙把我所有的表演服寄来这封信的回信地址吗?我严重怀疑勇利和尤拉根本没考虑过他们比赛时要穿什么。而我真的不想看到他们作为我的学生第一次登场表演,就穿着运动裤。

 

_ _ _

 

亲爱的维恰,

偶尔的自私无可厚非。这是个巨大的改变。你从一个永远处在接收方的角色转变成了一个必须给予的人。你真的意识到你现在不止为你自己,也需要为他人的运动生涯负责了,对吗?很少有人能在一夜之间做出这种决定。给自己一点时间去适应这样的改变。我不常说这样的话,因为你已经很少向我承认有什么地方出错了,但我很骄傲你认识到了自己的缺点并且努力去面对它们。(坦白讲,维恰,你的感情生活就是教科书般的“错误”,但这一次我不会给你上这一课,因为你现在面临的问题比上床却从不上心严重得多。)

这样的坦诚可能近乎残忍,维恰,其实你一直以来都有些自私——只是过去它没有机会像这样展露出来。因为到目前为止,你为了满足你的饥饿感所需要做的一切不过就是赢,不停地赢。但现在,你必须把他人的需求置于自身之上;你必须克制取胜的欲望;你必须渴望*他人的*胜利。我不是说这有多简单,但我知道你能做到。你很固执,对吗?别让这件事打败你,否则你祖父真的会再朝你的脸上扔一次飞镖。(第一次确实是个意外,维恰。别放在心上。后来他那么做只是因为你的反应太好笑了。)

我还知道你对自己太严苛了。你一直用非常严格的标准要求自己,不肯忍受任何不完美,即使你从未向他人要求过完美。是时候抛开那些信仰了。让自己放松。现在你应该把那些标准转移到尤拉奇卡和胜生身上,如果你是真心想要他们成为最好的自我。

也就是说,我们期待录像的到来,另外表演服也已经在路上了。你的临时通知太过突然,把它们寄到你手中花费不菲——我们希望你会支付这笔费用。

维恰,你说你没有积极勾引胜生丝毫没有让我放心。为了大家都好,我希望胜生是真的想要被你引诱,否则如果他获胜,这可能给你突发奇想初为教练的经历提前画上句号。但是,考虑到胜生关于性欲之爱的理解包括食物,而你显然不是(除非你在床上远远比我,你的母亲所愿意知道的还要疯狂),我甚至对你具备成为他潜在伴侣的资格都不抱信心。

爱你的,

妈妈

又及,你的祖父到目前为止都克制住了自己——极其令人敬佩,我可能得加上——没有在你脸上开洞。他相当担心胜生会控告你性骚扰,因为所有照片里你都紧紧压着他。连尤拉奇卡都像个懂事的,虽然可能浑身带刺的男孩一样和你保持着礼貌的距离。如果我关于胜生爱着食物的想法错了,他其实并不介意接受我不负责任的儿子,我希望我是第一个知道的,好吗?我已经很长时间没见你笑得这样灿烂了。


[1]原文为dedushka,俄语中对祖父的爱称。


*闲扯:看完勇利粘土的生放送我差不多是个废人了。这个人,和他的爱人一起,掏空了我的心和钱包。所以维恰小人什么时候出来!!!【嘶吼


02 Feb 2017
 
评论(7)
 
热度(238)
© 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