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行切切兮,何以踏浪
 
 

【授权翻译】Dear Mama【8】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第八章

 

亲爱的妈妈,

勇利决定把《伴我身边不要离开》作为他在今年大奖赛上的表演滑节目!如果你不幸突然失忆,忘记你最爱的儿子他辉煌的职业生涯中赢得了连续五枚大奖赛决赛金牌和无数枚世界级奖牌,那容我提醒一下,那是*我*上个赛季的自由滑。他把我的后内点冰四周跳改成了三周,用接续步取代了部分其他跳跃(说实话我做不到为此指责他,因为他的步法引人入胜,也不是为了分数而滑),但是,哇哦。他的长处现在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我本来以为他不可能做得比那段视频里更好,但我大错特错。妈妈,你也遇见过这样的男人吗?美丽到你只能顶礼膜拜,感激冥冥之中不论存在和负责与否的力量,让你得以一睹这样不可思议的造物。

他说他为大奖赛决赛准备了一些特别的内容,如果他能进入的话。对此我的回答是“当,而不是如果”。如果上个赛季他凭自己就闯入了决赛,那毫无疑问这个赛季他也能做到,尤其是现在有我作为他的教练。(妈妈,请你最后一次郑重回答我。你认为我是,或者不是一个优秀的教练?一方面你说怀疑我的雅科夫是个笨蛋,但另一方面是*你*告诉我我自视过高。)他让我要为此好好保持身材。我对勇利的计划一无所知,但我想他绝对会带给我惊喜,一如既往。

以及说到惊喜,勇利今天抱了我,之后一路牵着我的手走回了家。我不确定是什么促成了这样的改变,而且说真的我根本不敢去问,害怕他一时羞窘难当就收回我牵手的特权。步行的时候我们其实在谈论天气。我想你肯定不能理解这个场景有多荒唐,妈妈,所以让我再重复一遍。*天气。*更准确地说是季节性干旱,以及它们是如何影响了乌托邦胜生的生意。而这竟然很*有趣*。勇利总是能让所有事物都妙趣横生。

妈妈,我想我应该留给你片刻用以体会我对勇利的爱意到底有多深。我竟然乐意一刻不停地讨论干旱,只要身旁那个人是勇利。

 

 

(*天气。*在所有可以和一名由自己偶像转职的教练谈论的话题中,勇利就是要选择*天气*。他好歹应该夸赞一番我的四周跳有多么干净,然而不。他决定要和我聊枯萎的庄稼,还有烫得足以煎鸡蛋的石头。)

 

 

你体会得怎么样了?我自己也花了点时间思考我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我从没想过我还能找到一个人,让我产生对平凡生活的向往。一直以来在我的想象中,我愿意共度余生的爱人,能够全力点燃我的激情,让我免于无聊至死。你觉得勇利知道他掌握着操控我的这种力量吗?我希望他知道。他需要意识到自己带给周围人的影响远比他所以为的要强烈——有些时候他深陷担忧和焦虑而裹足不前,忘记了这种沉默会伤害那些他所爱的人,也忘记了他的喜悦能点亮他们炽烈的心火。

爱你的,

维克托

 

---                                                                                                                  

 

亲爱的维恰,

不到短短五个月你就把圣彼得堡挚爱的家人抛在脑后,转而称呼勇利的家庭旅馆为你的家,我该把这看作是一种侮辱吗?勇利到现在都还没吻你呢。事实上,我觉得你和勇利享有的亲密才刚刚能和你父亲和我第一次约会时相提并论。你们已经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将近五个月,而你还没能踏足他的房间。我现在真的很喜欢勇利给你带来的、以及为你做出的这些改变了。

虽然我见过的男人没有一个美丽到足以让我极尽夸张地跪谢可能并不存在的天神,但我已经看过勇利的照片,我很喜欢他的长相。我只能想见*你*喜欢他的身体。当然,以一种绝对专业的,教练—学员的立场,因为你很*显然*就是专业主义的代名词。

不过抛开你对学员身体的了解程度不谈,我确信你具备成为一个优秀教练的所有能力。毕竟,我们用了一整个房间(位于一所显然已经不再是你家的房子)满满当当地装下金色的奖杯和奖牌(没错,包括5枚连续的大奖赛决赛金牌和数不清的世锦赛奖牌),这点足以证明你的技术实力。但是,我更在意的是你与人相处的能力。能和勇利走到这里是你的幸运,但这运气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我知道你是什么人,维恰。你永远不出一个月就能把人彻底逼疯,激起他们杀人的冲动(与你日复一日用我给的那张脸所带来的其他冲动截然相反)。而现在你已经超期五个月了。我想告诉你别干傻事,但你通常只会无视我,或者你对“傻”的定义与我完全不同。这段时间我已经分不清你是哪种态度,有时我甚至觉得两者都有。

关于他的“特别惊喜”我已经有了一个想法。不过,根据我从你那儿获得的对勇利的了解,以及他几乎连碰都不愿意碰你的事实,我猜我可能想得太多。出于对你的关爱,我希望我关于这点的猜测是错误的,正如我判断你无法对一个人保持超过青年组短节目时长的兴趣一样。所以求你,不管怎样,向这个人展示(或者不如直接告诉他,因为对你来说谈话貌似更有效)他到底能对你产生怎样深切的影响,只因为你爱他至深。我感觉他比现在所表现出的更加需要听到这一点。

你知道吗,你父亲和我随时都在谈论天气。一旦你认识某人的时间变得和我们之间一样长,你们交谈的话题就只剩下那些每天都在变化的东西了——也就是天气,以及你上一番肆意妄为(谢天谢地,因为你前往日本的决定后者已经被你和勇利的关系取代了)。你们是怎么做到同时处于初次约会和老夫老妻的阶段的?快告诉我你们的秘诀,我也很想重返青春时光,那时你父亲还足够浪漫,还没有堕落成水槽里待洗的脏兮兮咖啡杯。

爱你的,

妈妈



23 Feb 2017
 
评论(14)
 
热度(267)
© 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