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行切切兮,何以踏浪
 
 

【授权翻译】Dear Mama【9】

前文链接:1  2  3  4  5  6  7  8

第九章

 

亲爱的妈妈,

勇利的问题在于他根本不允许自己意识到他为别人所爱。

最近我偶然撞见勇利和披集在skype上聊天(披集是来自泰国的花滑选手,以前和勇利一起在底特律训练,也会和他一起参加这次中国杯的比赛)。勇利告诉我披集是他最好的朋友。当我装作愤愤不平,要求他告诉我为什么在一起训练生活了这几个月之后,他最好的朋友却不是*我*时,他竟然露出一脸真诚的困惑,茫然地眨着眼问我“为什么你会想成为*我*最好的朋友?”

这算什么问题?我当然想做他最好的朋友!必须是他!除了他我还会想要谁!格奥尔基吗?就算是世界突然在我脚下消失带走其他所有人我也不会想要他的好吗。

我每天醒来后的每一刻都在努力让他明白我有多么珍惜他,有多么在乎那个我在GPF上醉醺醺的半裸男孩儿表象后所寻找到的人。而他居然就用*这种问题*表示感激?他怎么能在给了我拥抱、牵起我的手之后就说出这种话呢?如果这有一点像是因为他想从我这里得到别的,另一种和我相同的、热切渴望和他建立的关系,那我都不会追究这个问题。但他看起来异常震惊,就好像他根本不能相信我会以任何身份渴望他。

所以我做了我必须做的,抢过勇利的手机开始对着披集吟唱献给勇利的赞美诗。很高兴能告知你披集全心全意地同意我的看法(在此之前他虔诚地低语我的名字,说了一些诸如勇利从来没告诉他我原来是世界上最棒的教练的话,导致我经历了一场迷你心脏病发作),以及在我的帮助下,披集还不够全面的“勇利为什么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人”的理由清单又长了一倍。我觉得披集·朱拉侬就是我的心灵之友。这个男孩能*理解*一切。

待会儿我会写封更得体的信。现在我只想发泄。我以为勇利身上不可能有什么地方能让我讨厌了,但现在我正慎重地重新考虑这一点。勇利真的可以放下对我们之间关系的许多怀疑,不论我们的关系对他来说是什么。

我没有想过爱原来可以这样伤人。

爱你的,

维克托

 

---

 

发件人:m_nikiforov@gmail.com

收件人:v_nikiforov@gmail.com

日期:2017年8月28日(星期日)08:59

主题:阅读这封邮件之前绝对不要和勇利交流

 

今天早晨醒来的时候我以为我能度过一个放松的周末(当你的公公有用锅碗瓢盆追捕鸣禽的习惯时,放松的日子就并不是每天都有)。然后我就在邮箱里发现了你的来信,心想还是不能放手不管让你自己处理。我明白你需要我的专长指导是在大概11天前你寄出这封信时(我们真的应该改换电邮了,一封信寄来的用时比你父亲一期无聊的数学课程还要长,寄回去还得再加一期),但还是让我来提供一些不应该但不管怎样都会被你无视的建议吧。根据我的了解,你应该从和朱拉侬的skype聊天结束后就暗自为这事儿烦恼不已了。

第一,我希望你远离任何锋利的东西。其中也包括你的舌头,如果你能忍住的话。也就是说,今天不要滑冰——别穿上你的冰鞋,如果勇利必须要上冰的话请你务必离他至少半个冰场远。我可不想看到你因为忙着黯然神伤就突然忘记手中的事,最后落得划伤自己或者勇利,或者马卡钦的下场。

第二,如果勇利今天能够有时间休息,让他坐下来,随意聊聊天。别绞尽脑汁引到重要的话题上。一直以来你在试图严肃对待某些重要事情时都表现得很糟糕,我不希望你在努力让他感觉自己被重视的时候(再一次)说了傻话。用为他腾出时间的方式告诉他你的在乎。必要的时候为他按摩——我相信他的双脚和你的一样伤痕累累。勇利喜欢狗,对吗?他都允许马卡钦和他睡在一起,还霸占半张床了。给他买些上面印着狗狗的可爱膏药贴。那样他脱下冰鞋之后看到它们就会想起你。

第三,理想情况下爱是不会伤人的。不幸的是这个世上没什么是理想的,所以如果你真的爱勇利,你就得学着去接受他的不安全感。我不是说非得连这点也一起喜欢,但你必须学会如何解决。安慰他,给他承诺,遇到他格外顽固、所有语言都失去效力的时候,就抱住他,直到他明白你甚至愿意为了拥抱他放弃滑冰,明白给他拥抱、让他感到被珍视远比这项包含了你无尽喜爱却同时毁掉了你身体的运动更加重要。

第四,永远不要忘记你爱他。别被他误导,让你自己也相信他的珍贵不值得这一切困难。我还没亲自认识他,但他渴望离开你的程度应该和你渴望离开他的程度一样——也就是说,根本不想。这是他的不安全感作祟。请倾听他的忧虑,不要置之不理,但也不要盲目地被它们所伤(相反,如果你其实根本不爱他,哪怕已经出现了这么多无可救药坠入爱河的症状,那么请现在就结束这一切,在你伤害他之前。你也许有很多身份,但我绝对不曾养育了一个残忍的孩子。)

第五,如果你对此没有任何不适,请告诉他你爱他。不要再用迂回曲折的战略,不要再只是暗示,不要再把一切都藏在隐喻背后。有些时候,人们就只是需要亲耳听到这句话。相信我,这是经验之谈。当我意识到那个糟糕的的数学双关语就是你父亲说爱我的方式时,他已经自认为我们约会整整半年了,就因为六个月前我被他某个可怕的笑话逗笑,而在他看来那就表示我无意中同意和他约会了。顺带一提,并不需要用多浪漫的方式。只要让他相信他对你来说非常重要就好。

第六,弄清楚勇利认为你们的关系处在什么阶段,然后和他一起从那里开始努力。就算你永远也不会给这段感情贴上标签,但至少,请确保你们双方都清楚可以对彼此抱有什么样的期待,以免你又无意间干了什么蠢事儿导致他认为你讨厌他了。

我希望读到的来信里是你们俩可爱的日常,而不是一个垂头丧气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我原本打算威胁你如果不把这个问题解决好就再也不回信了,但这样恐怕你就真的永远收不到我的信了,因为你看起来就是个永动麻烦制造机。我发誓,每次你解决掉一个问题就立马有一个新的凭空冒出来。你是故意要把自己的生活搞得这么艰难吗?

让我给你示范一次第五点:维恰,我爱你。

现在让我示范一次第六点: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你有多么健忘,有多么自私,多么不能控制自己的脾气,我都知道你爱他。(如果我给出第四点建议时表现得像对此有过怀疑,那么我道歉)等到某个时候,你必须学会自己处理你们的关系。因为我真的不希望当勇利终于同意和你约会的时候,他其实是在约会半个我。

这就是我的期望:到最后,你可以为你们之间这无论是什么的一切完全负起责任。你会自己和他交谈,而我不再提供任何建议,就像当初我让你断掉母乳、还有青春期对黑色的狂热那样。一旦你确定自己和勇利之间的互动90%都没有我的参与,你就能得到我的祝福,给他戴上那枚戒指了。(如果他允许你这么做的话。)

爱你的,

妈妈

26 Feb 2017
 
评论(15)
 
热度(283)
© 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